OUR NEWS
首页 / 企业动态 / 行业新闻

国产工业软件迎资本“热潮”

点击量:1202发布时间:2021-03-18

upfile


2020年,疫情和贸易战的升级让长期以来被国内忽视的工业软件,一跃成为比芯片更“卡脖子”的存在,也带动了这一领域异常活跃的投资氛围:不仅是老牌工业软件公司频频获得融资,国产工业软件新生力量也陆续赢得资本青睐。


2021年开年,工业软件更是受到资本的高度热捧,无论是一级市场的融资,还是二级市场的表现,都在释放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国产工业软件已经迎来了资本“热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工业互联网第四次被写入政府的工作报告中,其中,工业软件更是引发极大关注。


3月11日,“国内CAD一哥”中望软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价格高达150元每股,发行市盈率近120倍,成为国产工业软件进入崭新阶段的又一利好。


而从融资方面来看,据5G产业时代数据中心(TD)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1月到现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有近10家工业软件企业获得融资,其中包括我们熟知的明星企业芯华章、摩尔元数、黑湖智造等。


国产工业软件市场到底有多大?机遇在哪?企业如何突围?


 资本涌入


2021年1月26日,芯华章宣布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工业软件企业已经获得了三轮融资,成为资本市场当之无愧的“宠儿”。早在2020年10月,芯华章就宣布获得亿元Pre-A轮融资;2020年12月9日,芯华章又宣布完成超2亿元A轮融资。


事实上,同样备受资本青睐的还有黑湖智造和摩尔元数这两家企业。成立于2016年的黑湖智造融资已超7亿元,最近的一笔C轮融资金额更是超过5亿元;而成立于2017年的摩尔元数也于2021年3月3日宣布完成亿元级B轮融资。


2021年至今工业软件融资概况

upfile


2021年至今,除了芯华章、黑湖智造、摩尔元数这三家“明星企业”外,还有包括欧软信息、泰辑科技、飞谱电子、博依特、蓝威技术等在内的工业软件企业获得融资。


资本不断涌入工业软件领域,在这一阶段主要的投资逻辑显然是“国产替代”。当前工业软件作为中国与西方差距最大的一个行业,既是我国信息化建设的最大短板,也是中国由“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最大短板,呈现出“技不如人、受制于人”的特点。


始于2017年的中美贸易摩擦,以及随后“中兴、华为事件”等诸多案件的推动影响下,有关工业软件自主可控与开放创新的问题在如今得到了空前重视,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都已经意识到了其重要性,由此掀起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国产化替代热潮”。


2021年2月初,工业软件首次入选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首批重点专项,标志着工业软件已成为国家科技领域最高级别的战略部署。根据科技部发布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工业软件”重点专项2021年度项目申报指南建议(征求意见稿)》,2021将围绕制造业数字生态及基础前沿技术、产品生命周期核心软件、智能工厂技术与系统、产业协同技术与平台4个技术方向。


也正是在这样的“热潮”下,一批批国产工业软件企业得以走到聚光灯下,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市场有多大?


虽然与其他软件行业相比,全球工业软件行业的增速不大,每年均能达到5~6%左右,但是市场规模庞大,2019年全球工业软件规模突破4000亿美元。


而2019年我国工业软件产品收入仅为1680亿元,市场规模仅占全球5.73%,远低于我国工业产值规模在全球28.4%的占比。从国产化替代这一角度来看,国产工业软件市场空间巨大。


此外,业内分析人士表示,与国外相比较,中国受制于工业基础薄弱、发展时间较短等劣势,尚未孕育出行业巨头,多个细分赛道都有望产生隐形冠军。


当前,全球工业软件巨头均诞生美国、德国、日本等工业制造强国,而中国除了管理类软件,还没有出现在企业估值、市场销售规模、市场占有率、技术领先性、平台成熟性、生态的完善性等方面,可以与发达国家匹敌的企业巨头。


如果说当前资本涌入工业软件领域更多地是看到国产替代的空间,那么对于企业本身的发展而言,未来的增量市场才更具想象力。


正如黑湖智造创始人兼CEO周宇翔所言:“黑湖不仅是要对标一些国外同类型数据提供方去做国产化替代,制造业需要的改变更多来自多变市场需求下新的业务可能。”


从增量市场来看,相关预测显示,未来五年,我国工业软件产品收入将保持10%-13%的增长速度,至2024年,中国工业软件产品收入将达到2950亿元。


清华大学软件学院院长王建民也预测,到2025年,我国将形成较为成熟的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及其标准体系,工业软件总市场将达到数千亿元。

 

投资机遇在哪?


广义上讲,按其在工业生产流程的应用位置,工业软件一般分为研发设计类、生产控制类、信息管理等三大类别。业内人士认为,可以沿着这三条主线布局工业软件投资机遇。


其一,基础创新(研发设计环节)。以CAD、CAE、PLM为代表的研发设计工业软件环节随着政策扶持和行业经验的积累,迎来发展契机,自主厂商有望缩小与国际巨头在技术和市场的差距。


在这一领域中,代表性企业就有于前段时间在科创板上市的中望软件,中望软件公布发行价高达150.50元/股,为所有科创板公司中发行价第五高的新股。


从技术上看,国内厂商大部分仍处于 2D CAD 的阶段,3D CAD 以及 CAM 刚刚起步,而涉足商用 CAE 领域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从规模上来看,国内规模最大的中望软件2020 年营业收入4.59亿元,与达索、Autodesk  等海外龙头差距近百倍。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中望(CAD)、芯愿景(EDA)、数码大方(CAD、PDM)、能科股份(PDM)、华天软件(PLM)、广联达(BIM 建筑CAD)等占全世界研发类软件的营收不到 1%。


其二,应用创新(生产控制环节):以MES、DCS、SCADA为代表的生产控制软件是智能制造的驱动内核,在工业信息化与自动化融合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国内厂商在细分行业具备服务优势,未来有望持续渗透。


整体来看,国内生产控制类软件市场较为分散,且 MES 与 DCS/SCADA 软件两大方向重合度不高(前身偏向于调度管理、后者偏向于流程控制)。和利时、中控技术(DCS/SCADA)以及宝信软件(MES)等厂商都能够在各自的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另外,也有众多创业公司在此领域耕耘(黑湖智造、摩尔元数等)。


以MES领域为例,5G产业时代数据中心(TD)梳理了当前国内MES企业的发展情况,得出的结论:国内MES企业市场集中度偏低,存在行业领先者,但没有市场垄断者。目前,新老玩家还处在同台角力中,未来的行业格局存在很大的变数。


其三,应用创新(信息管理环节):以ERP厂商为代表,中低端市场基本国内主导,龙头企业向高端市场渗透动力强劲。


从产品角度看,目前用友、金蝶等国产 ERP 厂商在核心模块的功能上与海外厂商基本已无差距,并开始大力推进云转型。可以说目前国内的 ERP 市场国产厂商已经占据上风,而在 CRM  领域由于国内外企业需求的差异,暂时还未成长出能够与 Salesforce 对标的企业。从目前来看,整个赛道的主要发展机遇是企业上云,但各细分领域云化程度有所差异。


任重道远


毋庸置疑的是,这两年,国产的工业软件企业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步,但是不同细分领域发展程度参差不齐,且很难看到完整的产业链,更缺少核心技术和行业标准,国产工业软件仍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环节。


以国产化率最低的EDA为例,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全球领先的EDA原型验证平台依然是Cadence的Protium和Synopsys的HAPS,芯华章作为追赶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十年内三巨头的EDA工具依然将占据市场主流,国内EDA技术将无法跟上“替代”。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苗圩曾指出,中国工业软件整体存在四方面的不足:一是自主创新能力薄弱;二是基础配套能力不足;三是部分领域产品质量可靠性有待提升;四是产业结构不合理。 


中望软件技术负责人也表示,由于各种因素的制约,我国在工业软件产业创新发展方面仍面临着现实的不足:一是企业规模偏小,自主创新投入有限;二是从产品功能、性能、核心技术角度看,国产CAD企业与国际巨头相比,存在较大差距;三是国内工业创新人才相对匮乏。


此外,工业行业分散、复杂且多样的特性直接导致了工业软件个性化程度高、跨行业交付难等问题。


在摩尔元数CEO刘平看来,除了个性化问题之外,行业之间工业知识的差异也很大。只要企业生产和制造的产品不一样,所需的行业知识、相关技术就相去甚远;而且这些工业知识都是化学、物理、材料、光、机、电等学科的问题,而不仅是软件和代码的问题。“一个软件公司或许能做到IT能力很强,但它很难在物理、化学、材料科学等各学科都很强。所以说,做工业软件的艰难,更多是难在这些学科知识和大量实验数据的积累和运用,反倒不是说软件实现的难度。”


如何突围?


从当前来看,国产工业软件企业在突围路径上可以总结为以下三种不同的模式:


一、差异化竞争,填补行业空白。

这一模式的代表性企业就是芯华章。目前国内EDA主要有华大九天、国微集团、芯华章、博达微电子、芯禾科技、概伦电子等。这些公司,虽然在数字实现版块和模拟设计版块部分的自主创新实现了一定突破,但在芯片验证环节仍是空白。


缺失的这个环节,正是“卡脖子”的重中之重,而这也是芯华章备受到资本热捧的原因之一,芯华章的验证产品包括硬件仿真器、FPGA原型验证、智能验证等,当前,已经完成A+轮融资的芯华章正加速迈进EDA 2.0时代。据悉,目前芯华章研究的EDA 2.0技术,是面向未来数字经济的新型EDA科学技术,能够简化芯片创新流程并能降低技术门槛。


二、细分领域占山为王,再向其它领域扩展。

这一模式的代表性企业有很多,比如浙江中控技术,其在化工、石化领域拥有绝对领先地位,中控技术以ECS-700大规模联合控制系统作为杀手锏,包揽了中石化所有的改造和新建大型项目,目前是中石化系统排名第一的供应商。


而华大九天目前是全球唯一的能够提供全流程显示器面板FPD设计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在面板仿真工具领域处于垄断性地位,已经达到了80%左右的占有额,其他公司难以望其项背。还有聚焦于激光切割领域的柏楚电子,专注于国防军工、高科技电子领域的能科股份等。


三、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解决行业痛点。

以新一代制造协同软件厂商为定位的黑湖智造,就是以SaaS服务的形式实现MES。黑湖智造合伙人&客户成功副总裁唐维在采访中说,“用SaaS模式替代MES功能,在国内很少人尝试。相对于传统的MES产品,SaaS化产品更加灵活轻便,订阅制的方式,可以根据客户不同的需求灵活搭建。”


黑湖方面认为,在数据协同层面,现在的中外差距没有很大,中外工业软件真正的差别在于服务体系差异。现在很多企业用标准化的模式替代传统的软件服务,比较容易翻车,因为企业的需求是个性化的,服务体系没办法支撑标准化产品。这也是黑湖选择用SaaS模式替代MES功能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些贴合中国企业业务,土生土长的中国软件能切准企业需求的企业,反而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致力于用PaaS平台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的摩尔元数,则重点聚焦于解决中国工业领域碎片化应用的问题。摩尔元数表示,平台上沉淀了很多行业Know-How,提供可复用的组件模型和算法。这些开源的组件模型和算法可以根据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利用DaaS平台进行快速重构,从而解决工业APP应用落地的问题。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王涌天表示,我国工业软件的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如果能在前期抓紧制定数据国家标准,规定各个学科、行业设计参数的表达和存储格式,就可以更有效地满足各类新型工业产品的设计优化需求,凸显后发优势,达到“后来居上”的效果。


为此,王涌天提出如下建议:一是由工信部和科工局牵头,尽快制定工业软件数据表达和存储格式的国家标准,并要求由政府资金资助开发的工业软件遵循相关国家数据标准;二是在制定标准的过程中,要参考已有国际标准或者国内优势工业软件企业的数据格式;三是在统一数据标准的基础上,面向产品综合优化和全寿命周期需求,培育工业软件核心企业,打造具有一体化开放式架构的工业软件体系。


文章来源: 5G产业时代通讯社